人物

「Hi人物」郑路 跳出“淋漓” 一次理论物理的读后感-东方都市网

字号+ 作者:东方都市网 来源:搜狐号自媒体 2018-11-07 03:58 我要评论( )

从“肮脏”到“干净”,从“审美”到“矛盾” 早期的郑路曾被皮力评价为“今天为数不多的保持双手肮脏的艺术家之一”,当时他的雕塑“淋漓”系列,将汉字用金属

丨郑啸川

摄影丨董林

图片提供丨郑路工作室

九层之台,起于累土,雕塑亦然。在艺术家们不断穷极心思扩宽雕塑的维度,强调空间,添加时间的同时,郑路反其道而行,在最新的个展“局现”中以“降维”为切入点,回归“累土”本身,呈现了近两年来返璞归真的创作。

艺术家 郑路

从“肮脏”到“干净”,从“审美”到“矛盾”

早期的郑路曾被皮力评价为“今天为数不多的保持双手肮脏的艺术家之一”,当时他的雕塑“淋漓”系列,将汉字用金属塑形,把汉字的意义与物质属性糅成一体,达到形态上的转译和延伸并精心雕琢。刚开始有激光切割的时候,切一个字差不多十块钱。一座“淋漓”上千个字,有些字的排列是有秩序的,工人们不敢下手放开焊接。郑路只能自己拿着字放在模具上,配合着工人去焊。“‘保持双手肮脏’应该指的是早期创作上的技术性参与吧”,郑路如此解释,“但现如今很多东西不需要亲力亲为,呈现方式已经不一样了。”他笑称现在已经“金盆洗手”,双手“干净”了。

如今的郑路挣脱了审美带来的束缚,放弃了在呈现方式层面刻意追求的诗意,而是热衷于做集合,追求一种在阵列中反转的矛盾感。郑路收集了很多中式旧家具,将它们乱序拼成一个阵列后进行切割。断面呈现出令人疑惑的肌理感与断面背后野蛮排列的家具形成了巨大张力。

《淋漓-幽涧》460×335×290cm 不锈钢 2014

《潮骚》550×410×280cm 不锈钢、漆 2016

传递信息的“集合艺术家”

同一时期,郑路工作室的助手马飞因为“安全隐患排查”而离开北京。郑路顺着手头上的创作思路,将马飞遗留在北京的家用器具收集成列且一并切割成断面,做成雕塑《马飞之家》。断面前后的反差难掩呼之欲出的现实主义魔幻色彩,这让我想到北京西红门大火之后对筒子楼住户的遣散。但郑路否认了“现实批判”的创作意图。“这也算是跟我息息相关的事吧”,他想了一会,用“触手可及”形容《马飞之家》的创作。社会性的解读无可厚非,但郑路的创作初衷却抽离了情感上的喜怒哀乐。最近郑路刚刚读完理论物理的科普读物《现实不似你所见》,这也拓宽了他的创作思考方式。从前总在抽象的道路上做加法,在有限的知识掌握中愈加迷茫。理论物理中量子力学的微观角度则是另一番大有作为的广阔天地,回归物质本源,回归信息传递本身。

2009年时,郑路曾问吴鸿,自己的作品还算不算雕塑?十年之后我又把这个问题回抛给郑路。郑路从狭义雕塑的概念上予以否认,认为自己目前关注的问题可能超出了雕塑所能解决的范畴。雕塑在传播上天然的劣势局限了信息的传播,而信息的传播则是郑路当下认为的重中之重。这次的展览被他比作一次理论物理的读后感。在“降维”的基础之上,郑路脱离了雕塑的局限。他如此定义自己,一个“集合艺术家”。

《马飞之家》375×375×190cm 综合材料 2018

断面也是一种“降维”

Hi艺术(以下简写为Hi):这次展出七件作品的选择逻辑是什么?

郑路(以下简写为郑):我找到了一个“维度”的线索,以此为切入点。《三体》提到了一个“降维”的概念,简单来说就是三维到二维之间的一个转换,对我很有启发。我所学到的雕塑一直在研究形体、空间和材料问题,但在量子力学范畴中这些问题都是失效的。之前我的创作总试图去增加维度,从三维甚至往四维和更高维度发生。但是通过“降维”,回到原本的问题上,回到人可以感知的层面,反而引发了很多新的思考,获得更大的信息和空间。

Hi:创作之前就想到这个概念了吗?

郑:没有这么完善。比如说《无相》,创作日期相对久远一点,当时还没有“降维”的概念。《无相》的初始灵感来自于手机屏幕上的水滴,滴上屏幕后相当于一个小透镜,会放大屏幕的像素,解构原本的颜色。由此我引申出由很多透镜做成的灯箱,灯箱里图象的信息被透镜解构成另一种新的观看方式。随之而来才找到了“切割”的思路,我想呈现切割的剖面,由此逐渐完善了整个概念。

《无相一号》D:120cm 凸镜、灯箱、玻璃 2017

“局现”展览现场 《无相》

Hi:“切割”这个关键词在此次的展品里意味着“破坏”还是“修整”?

郑:算是一种破坏吧。某种角度说这些东西是被遗弃的,是要被剔除掉的。这里有一个真实的故事。马飞是我的长期助手,一直给我做一些雕塑。在去年的“安全隐患排查”中反复被抓多次,最终决定回山东老家,在那边继续帮我加工雕塑。在他搬走的过程中,我正好也在做一批“切割”的东西,就收购了他带不走的一些锅碗瓢盆日用杂物。马飞本身作为人的个体就相当于是被剔除掉了,而他的家用之物,一些没有太大价值的废弃物,本身就透有一种残酷。在此之上的切割又特别准确,我觉得断面就很残酷,被锋利的金属切割过的痕迹都存在于断面。但我们又常常借用断面去形容某些事物,比方说回顾一个历史问题,看到的其实也都是一些断面,我觉得这两者的结合比较准确。

Hi:当时“马飞事件”发生后,你就想好了《马飞之家》的创作思路始于切割吗?

----分隔线----东方都市网----分隔线----投稿:975981118@qq.com 欢迎投稿
东方都市网,上海东方都市网,中国都市网,东方都市网财经频道站http://www.dushi.cx

免责声明:

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网立场。 对本文内容、观点保持中立,不对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